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散文

十年

2015-8-6 22:35:45  Posted by 张研

写一篇日志吧,算是纪念。 陈弈讯唱“十年”的时候,我们还是个孩子,我虽认识你,你却不属于我,但是经常在一起,陪在彼此左右,而如今,已经渐忘了那个熟悉的街头,你还记得我吗?我们曾经同窗,只是太久太久,没有经过彼此的门口,没有过问候,没有过交流,那年的那些人那些事,像水一样,无语东流。 这一天醒来就很蹊跷,从一张人民币上,看到了老同学的名字,从笔迹里我敢肯定,这不是朋友留下的,但我宁愿相信是。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,但是我愿意把这巧合当作礼物送给朋友,这就是我,他们曾经熟悉的我的性格。 吃过午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同学,虽然叫不出彼此的名字了,但是还能认出彼此,已...

岁末月初

2015-8-6 22:24:41  Posted by 张研

 我一直在犹豫,岁末和月初应该把谁放在前面,同一个时间,同一个人,还  是喜欢在两者之间找出不同,表达一种文人的酸腐。  岁末是从大的范畴来说,月初是从小的境界来看,月初岁末和岁末月初似乎  没有什么区别,从个人情感来看,岁末是一种消极情绪,月初是一种积极心态,  初前末后表达的是一种潇洒日下的悲哀,而末前初后代表的是一种困兽犹斗的壮  烈,而这似乎应该是我现在的表现,一年将尽,没有做什么成绩,但还是在这最  后的时间继续努力。 ...

又是一年高考时

2015-8-6 22:20:13  Posted by 张研

十年前的这个时候,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我的大多数同学都在紧张的备考,老师也绷紧了弦,而我正在校外混迹,早读很晚才去学校,或者干脆不去,迟到早退是经常的事,偶尔还找些小理由旷旷课,现在想来,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丝遗憾,那一年,我也高三。 九年前的这个时候,高考已过,我的大多数同学都在忙着估分数和计划下一学期的事,老师送走最后一名学生,外出放松去了,而我正在地图上描绘着绮丽的江南梦,现在想来,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丝自豪,那一年,我二十岁,高四。 关于高考的事很多,而且每年都有新的事情发生,我会有意无意关注一下高考,毕竟这是一个对我有触动的考试,我后一次参加高考那一年,学校...

走哪说哪

2015-8-6 22:12:23  Posted by 张研

有一些日子没有做自己喜欢的事了,网络上的朋友聊的也少了,身边的朋友也是,如果不是非见不可,是绝不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,十几年前认识的朋友,有的已经隔年不联系了,真的很想见见,或者打个电话,知道对方在哪里也好,但是没有,而且渐渐的甚而至于丢了联系方式。 幸好还有这份心,大家都懂。 我常常一个月都不回老家一趟,相对远在他乡的朋友也许已经算是频繁了,但我的习惯是每个月都应该回去看看父母,或者至少每周打个电话,这个想法在八年前已经有了,但是一直没有做,做为儿女我们对父母太吝啬了。 我会努力,争取在三年之内完成这个心愿,我希望一家人生活在一起。 前些日...

说几句实话,发几句牢骚。

2015-8-6 22:05:59  Posted by 张研

记得上中学那会儿,社会经济发展还很落后,住校但没有校餐,我们都从家带干粮,早上馒头中午馒头晚上还是馒头,如果有粥还好,没有的话就只能打一盆开水了,大约有三年的时光都是这样度过的,当然偶尔也会改善一下,花两毛钱到街上买份豆腐脑,回来泡馒头,然而我是不吃豆腐脑的,所以连这种改善都没有。 相对来说,我的家境还算不错,可我不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,没有让父亲在校外找地方住,也没学会混饭馆,和大多数同学一样,住在五六十年代建的校舍里,冬冷夏炎;学校食堂很具有毛主席时代风格,我们都自备一个搪瓷茶缸,到吃饭点统一去打饭,一般中午学校只管热馒头烧开水,个别同学会用开水泡方便面,四五毛钱一袋,青...

总数:54条  当前页数:1/11首页  上一页  1 2 3 4 5 下一页尾页